刚才刘所长有说到

2021-04-28 01:51

刘俊海:主持人好。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说把停车设施的建设、经营管理进一步的把它打开交给市场,更多的企业进来打破这种垄断吗?

刘俊海:这个一方面就是我们很多消费者逆来顺受,也不查验他作为收费主体的法人营业执照,也不堪这个企业可以收费的有关部门核发的收费许可证,那么有的时候就晕晕乎乎就较了钱了,我个人认为现在收费两种情况,一种是有正规资质的企业收取的停车费,还有一类根本就没有取得收费的许可权,随便划一个线,像消费者收钱,对于后者,一定消费者要敢于抵制这种不法的说非行为要索要他收费相关的资质和手续,如果没有就可以拒绝,如果发生争执也可以及时报警。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的这些包括打破垄断,包括具体到说这个停车位管理年限等等,可能都说到大家新心坎里去了,但是也有一个问题,所谓的民营垄断,企事业存在着很长时间、很多年了,那既然这么多年都很难打破,像您刚才说的像这样的一种良好的机制建立,会不会是一件也太容易的老师呢?

于化龙:首先我觉得这个在企业的利润空间还不是我们这个社会组织能够强制了解的范畴,其实我们平时不能够我们也不能过多干预这这方面的干预,就是到底企业的利润空间多少,社会主题这些方面没有强制性。

调查发现,各地黑停车场是较为普遍的,很多管理停车位的公司甚至并没有资质。而与此相对应的是,不少城市的停车资源被少数公司垄断。北京即是如此。据北京市交通委运管局统计,截至去年北京共有超过138万个备案停车位。其中有5万多个属于占道停车位。在路侧停车场管理公司中,占据统治地位的是“京联顺达”公司。北京城超过60%的路侧停车位的收费管理仍在改制后的民企手里。这是不是合理的呢?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马上来连线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刘老师您好。

刘:是这样,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只有仅仅公开、公平、公正的市场竞争机制,尤其是公开招标机制,才能把那些个有社会责任感、能够勇于甘当担当的企业让他脱颖而出来从事这个管理,第二个要明确出让车位管理的年限,比如说一次就是三年,过一次就是五年,五年到之后,我重新再来一次招标投标,淘汰一些只收费、不管理的企业,就可以让诚心的企业脱颖而出,把它变成一个好人、能人的俱乐部。第三个就是明确承包费、或者管理费、缴纳的金额,包括每年的递增的具体比例,明确相关的部门审计制度,而且引进公众监督,对于重要的停车路段或者是停车区域的备用调整,还应该召开听证会,尊重广大停车消费者的话语权、决策权、监督权。

于化龙:首先说这个停车位整体来说应该是由规划部门来规划的,就是说那儿该有停车位,是属于规划不,但是路车占道这快一般是由这个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负责管理设置,企业首先是肯定没有全力自己规划车位的,收费标准是执行发改委的这个标准,北京市发改委,您可以从相关网站上能看到,北京市的这个停车场收费标准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是有严格的标准。

主持人:但是有的时候大家还是决有点麻烦,比如说甚至去报警的过程,实际上在前面的节目当中,我们也说到黑停车是一个方面,但是关于停车市场我们发现有媒体用到一个词义,就是目前一些有资质的一些机构,叫民营垄断,就是说少数几家车企业在某个城市的市场实际上是有垄断地位而且他们很多其实是有一定惯犯背景的,比如民的情况看这个在全算不算比较普遍的现象?

刘俊海:这个非常普遍,在改革开放之初,由于私家车拥有的量不大,但是后来出现私家车以后,发现出现停车难的问题,于是在很多城市,包括北京就成立了一些国有的或者国有控股的停车场管理模式,那么如果说由于国有或者国有控股而可以垄断,在路侧停车位的经营管理权的话,还可以理解,但是后来发生的一些情况,就是由于民营经济的成长,导致很多国有控股的停车场管理公司股权就通过挂牌交易的方式,甚至私下协商的方式,就转让给民营企业了,那么一方面停车位管理公司的所有权的主体由国有企业变成了民营企业,但是另一方面原来国有企业垄断的停车位的法律上的优势地位,丝毫没有发生变化,所以就出现了今天看上去其实公司是民营企业,或者民营控股,但实际上依然在垄断着路侧停车位的事实,所以广大市民就有意见,意见主要是集中在三个方面:一个就是你凭什么能够去划线,掌握他的经营权,第二你的经济限多长,两年?三年、五年还是二十年?

主持人:就是钱到底该来谁收并不重要?

主持人:好的感谢刘会长连线央广夜新闻,刚才刘所长有说到,也有诸多的抱怨和垢病,今天,我们的节目在讨论“停车”,特别是在公共路段的一些停车位的停车,这里面有猫腻,有烦恼,今天在准备节目的时候我们查到一个新的说法,这叫“静态交通”,在北京,就有这样一个“静态交通业商会”,具体涉及的就是停车这个行业。这个商会今年4月份成立,对外宣称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商会的会员单位都是专业的停车企业,他们对“收费停车”行业的了解,今天,商会的会长于化龙接受了《央广夜新闻》的采访。停车企业接受怎样的管理?于化龙提到了不止一家政府部门。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报道,黑停车横行,山寨停车员穿梭。地上的停车线,到底是谁划的?手里的收费单据,到底是不是正规的?可以讨价还价,是假停车员,还是假停车场?这些疑惑,也许在您将信将疑停下车子时,偶尔也划过脑海。很显然,有一批正规停车企业,拥有停车收费的经营、管理权。在北京,如果思考停车公司的名字,您首先会想起哪一家?经济之声今年早些时候的报道提到,在路侧停车场管理公司中,占据统治地位的是“京联顺达”公司,它的前身是“公联顺达”。京联顺达是一家有国企背景的合资公司改制成的民营公司,但改制后业务却没有发生变化,也就是说,北京城超过60%的路侧停车位的收费管理仍在改制后的一家民企手里。十年前,2002年,曾经有一个案子吸引过人们的注意,北京公联安达停车管理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贾维受贿案,他受贿后将原北京“公联顺达”智能停车管理有限公司56%的股权,全部转让给祁力的私人公司,这56%股权背后,是北京城八区近5万个路边停车位(备案与未备案的数量总和)的经营权归属。如果如媒体报道所说,现在,北京60%的路侧停车位掌握在一家改制后的民企手中,算不算垄断?我们查阅的采访资料中,多位专家的观点是肯定的。

主持人:我们刚才讲的黑停车的问题,可能您也听到了,听众觉得也不知道怎么办?包括这种黑停车成本很低,他划一条线,或者随便船一个什么衣服,就可以来收钱,您觉得这里边它可能最大的问题是出在那呢?是说没有人关系,还是确实太难管了呢?

主持人:有点没完没了的意思。

主持人:作为专业停车企业的平台,于化龙也讲到“黑停车”,也就是我们节目前面讲到的各种山寨停车,给正规的停车企业带来烦恼。对正规企业来说,公共路段中的停车位,挣的钱到底是不是透明?这里有多大的利润空间?也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

刘俊海:对要采取公开、公平、公正的方式,继续招标和投标,谁交的费用高,谁的服务好,谁就来管理这个停车位。

刘俊海:李克强总理说过一句话,改革肯定要触动某些市场主体的利益,出触及利益比触及更痛苦我觉得这话讲的非常正确,但是为了进一建立诚心的、公正、理性、文明的停车市场,现在的个别民营垄断占道资源,而且缴费程序、管理年限不清楚的情况,必须要进行改革,可以说到了势在必行的阶段了。我个人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凝聚改革的共识,一方面让停车位的管理公司,让它好人好当,依法专区阳光利润,另一方面,能够缓解各大城市的停车难和交通度色问题让广大车主享受到停车位纳入法制化管理轨道带来的福祉,这样做到一个各方利益主体多放共享,各行其道,各行齐全,各得其行,这才是一种正常的、和谐的停车位管理市场秩序。

刘俊海:对,没完没了的不成,第三个由于你占的道路,从法律性质上看属于国有土地使用权,国家所有的土地啊,那么你管理这块停车位,你收取的费用,你得像国家土地所有权缴纳这个费用,缴纳许可费、缴纳使用费,那么这笔费用是交给哪个政府部门了?金额多大?这笔钱的最终流向又是用于什么地方了?是不是真正用于改善民生了、改路况了、改变这种道路拥挤的这个层面了,所以我说概括起来就是广大市民在很多城市,对于他为什么就这家企业能够垄断经营,为什么其他企业不能进来公平竞争有意见。第二个就是对于经营的年限不清有意见,第三个对于经营停车位的使用费的流向不明个也有意见,我个人觉得为了让这些停车位管理公司,让他获得应有的清白,也还公众一个明白,应当以此为契机,进一步推行改革。我个人认为这个停车位主体是明显是国旗并不重要。